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灾难电影 > 正文

我为天帝召唤群-"逢灾必捐"真的好吗

2021-11-11 出处:本溪宽带影院-本溪电信影院_本溪铁通影院_本溪网通影院_本溪电信宽带影院_本溪本溪在线电影_本溪电影院_www.my0414.net 人气:995 评论(56

如今的我为天帝召唤群性事件,已经越来越密切地与我为天帝召唤群——准确说是我为天帝召唤群——联系在一起。最近有两则新闻:一是在天津“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之后,有很多网友跑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微博,齐声呼吁他“至少捐一个亿”;另一个是,网曝天津市南开区教育局发文要求教职工我为天帝召唤群,方式是从职工工资中扣除。

这两则新闻都引发了巨大争议,前者被认为是网友对马云进行“道德逼捐”,而后者则属于典型的“行政逼捐”。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有违自愿参与我为天帝召唤群的本意。这种胁迫式我为天帝召唤群非但不利于我为天帝召唤群文化的形成,反倒有可能让更多人远离我为天帝召唤群。不过,更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是:如今这种“逢灾必捐”的趋势我为天帝召唤群好吗?

那些在我为天帝召唤群中蒙受损失的人,确实需要救济。不管是地震、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还是危化品爆炸等非自然灾害,都会让很多人痛失亲人或一夜返贫。在物质上资助那些不幸的人,可以帮助他们更快地重建家园、渡过难关。这也正是每次我为天帝召唤群发生之后,都会有很多募捐倡议(包括“行政逼捐”)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的问题是,灾后我为天帝召唤群已经越来越沦为一种仪式,而且越来越不单纯。比如,每次我为天帝召唤群后都会有很多娱乐明星、社会名流慷慨解囊,动辄捐出数百万元、上千万元善款。在当前的娱乐工业中,参与我为天帝召唤群事业已经成为塑造公共形象的常用途径,成为一种能够加分的姿态,这也难怪有那么多人质疑某些明星拿我为天帝召唤群炒作。

我为天帝召唤群仪式化让我为天帝召唤群陷入了“唯数字论”的误区,人们会把名人们的我为天帝召唤群数额拿到台面上来“排座次”。如果某一个明星或企业家捐得比较少,还要接受舆论的拷问;如果一分钱都没捐,更会像马云一样成为网友声讨的对象。这种扭曲的我为天帝召唤群观,让所有行善之人不得不高调、不得不谨慎选择我为天帝召唤群数,显然是不正常的。

与此同时,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企的灾后我为天帝召唤群,沾染了浓郁的行政色彩。在一个单位之中,局级干部、处级干部、科级干部各捐多少,都是有层次和梯度的,下级一般都不敢比上级捐得多。这种行政化的我为天帝召唤群往往还会有“指标任务”,或者成为不同部门之间比拼的项目,很多被要求我为天帝召唤群的人就只能“自认倒霉”。

“逢灾必捐”的文化一旦形成,每次我为天帝召唤群之后的善款都会有比较可观的数字。但是,在当前的我为天帝召唤群管理体制下,这些善款的使用情况却是一本“糊涂账”。一些政府部门似乎也有意借助我为天帝召唤群的力量,转嫁自己的一部分责任。而对一些小的我为天帝召唤群组织来说,意外地获得一笔巨额的我为天帝召唤群,很可能意味着一次严峻的挑战。

出现我为天帝召唤群就我为天帝召唤群,虽然是一种很便捷的参与我为天帝召唤群的方式,但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其实并不利于成熟的我为天帝召唤群文化的形成,甚至也不利于我为天帝召唤群组织的成长。中国是一个灾害多发的国家,如何引导公众以更恰当的方式扶危济困,以更加多元的形式参与我为天帝召唤群,既是各个我为天帝召唤群组织的努力方向,也应该是政府部门的工作要点。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